我是喵咪

明晚,是更新的好日子

自由

自由就在不远处,请时间等等我吧,拜托拜托~~~~~


不要脸占个TAG

谁能告诉我用手机怎么发文?难不成要我一个字一个字打,然后再排版?        实在找不着机会上电脑,终于忍不住装了客户端

不要脸的占TAG

万恶的灵感啊~~~~请让我完成这篇文稿吧~~~!!!!

要搬家了,搬完就要继续努力过自己喜欢的日子。

二十四年·情——蔺晨篇

史上最差作者再次现身,OOC,无逻辑……


❤了解❤


蔺晨很少生气,也基本没人能气着他,他一直认为,生气,是浪费时间,伤身劳神。


可偏偏这世上冒出个除他父亲之外,第二个能让他气得差点七窍流血的人。


老爹与人不爽,交手泄愤,那人带来个小子,一点不认生,进琅琊阁到处晃,又坐在他专属位子上看书,用他的笔,点他的墨,用他的纸!!最可恶的事,那小子无视他的存在!!!


-喂!你起开,这是我的桌子。


那小子未理,继续涂画。


-喂!听到没,这是我的地方。


不理会。


他伸手抢那小子手中的笔。


躲过了。


一场夺笔大战就此展开,最后是两人都浅了一脸墨汁告终,笔是在他手里了,可那小子却是一脸戏谑的笑。


三天时间,两位长辈打得难舍难分;三天时间,蔺晨都从那小子手上夺回了自己的东西,却总觉得自己“输了”。那小子耍得他团团转,表情没变过——他被蔑视了。


自那之后,那位长辈再来,未曾再带上那个臭小子。


许多年过去,他出游归来,突然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个毛人,着实吓了他一跳。知晓那是当年害他气不平的林家臭小子后他忍不住笑出声,以为从此可以将毛人留在身边欺负甚是欣喜,却看到老爹瞪他。


再,看到毛人比出两个手指——希望减寿拔毒还正常容貌后,他笑不出来了,毛人挥舞着双手希望表达自己的坚持,他忍不住给毛人递上了纸笔。


纸上字十分怪异,他却能读出其中的意思,他助毛人与其他人沟通。




❤拔毒❤


拔毒期间是非常痛苦的,照顾病人的人必须非常仔细,蔺晨成为照顾毛人的最佳人选,一半是老爹的要求,一半是自己自愿。


每天为毛人把脉、喂药、清理,常常与毛人聊天,虽然也只有自己在说话,他能感受到毛人的情绪变化,尽量为他解开心结平复心绪,他做了许多承诺,而这些承诺是他不会承诺别人的。


为了长期陪伴,他干脆与毛人同榻而眠。


他给毛人起了个好听的名字,长苏。


人,不是自己“捏”的,却希望重生的梅长苏长出他喜欢的模样。




❤写字❤


看梅长苏练字,就知道他还想抓住过去的尾巴,并非想不通,只是梅长苏依然不愿完全放弃睡死过去的气息。


蔺晨握住梅长苏的手,给他力量,在写出“林殊”两个字后,便改了力道,写出娟秀小字“梅长苏”。


-长苏,你不会忘了林殊,许多人也不会,今后,你还会让许多人都记住他。所以现在,实在不必如此刻意。






❤唇香❤


身边,榻上,案前,蔺晨的放肆赢得的是长苏的坦然。


蔺晨一直是“百花从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如今却对一名男子如此上心。父亲交待他的“关照”,竟让他完成得如此彻底。


长苏未曾拒绝过他的亲近,也让蔺晨越来越想试探,长苏唇齿间的药香茶香,是不可抵挡的诱惑,让他总想尝一尝。


是日,将寒毒复发的长苏环在怀中,唇碰着唇,唇抵着唇,有种欲罢不能的冲动,终将那抹留香全数收去。


他们这点点温纯,不带一丝牵绊,也不带一丝纠缠,只为分离时带出一些留恋而已。





❤欢欲❤


从拥吻到想得到更亲热的身体接触,时间并不长。不过,也只是想而已,蔺晨确认自己的情感不难,确认长苏的情感也不难,但让长苏接受却不易。不愿勉强,他通过话语与热吻,将他俩的心拉得越来越近,近到只隔“一层纸”,一捅破,就能贴在一起。


到江左过年的那夜,一碗暖情的药酒,长苏于他算是再没有隐瞒,过程中他细细厮磨,循循探进,将情事办得柔缓却尽兴。自那以后,一切便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欢欲不仅是满足自己,也是治疗长苏一种“药”。






❤本事❤


长苏毕竟曾是林殊,见血光似乎并不可怕,对付敌人不用手软,长苏好像也不怕,但蔺晨却不想让他的长苏见血,这并非他保护欲过重(或许吧),而是怕,血光,会激起长苏对旧日林殊的回忆。对于虚弱的长苏,“林殊”是个死穴。


他不在时,要保证所有可能见血的事情不会在他眼前发生。


他在时,如要在长苏面前行不仁之事,比如审人,便要发挥他卸骨的能耐。他会耐心地一个骨节一个骨节的错脱,让犯事者痛不欲生,跪地(或趴地)求饶。


但他的小“贴心”,却让长苏对他怼言不止。


他俩最疼的孩子——飞流,竟将这狠招学了去。





❤飞洋❤


本是个北境再战队伍里一个无足轻重的炊事兵。除了做饭好吃,也就对精小兵器比较熟稔。


就这么个小孩子,在与飞流起冲突时,占了上风。飞流不恼,反倒非常喜欢他。


飞流的兴致,长苏的关注,让他有意留这孩子在身边,好在这孩子对医术感兴趣,也有天赋,他给了孩子一个名字——飞洋。





❤不舍❤


蔺晨对长苏,已不再是一开始只想帮他那么般简单,长苏本身,更重要。


但长苏永远把洗冤看得最重,为此,可以舍去生命。这一点,蔺晨明白,却不甘,到最后,长苏竟为了做回林殊,再次舍弃了他。


即便他在长苏心中不是最重要的,他仍想强行留下长苏,结束林殊的使命后,长苏仍存留。他会不惜一切代价,即使减自己的寿命。


这一回,定是他来掌握长苏的命运,他需要长苏相伴。





❤绪命❤


蔺晨是用药的高手,就连剧毒在他手中也能变救人的良药,为了绪长苏的命,他不得不用蛊,而蛊要种在自己体内并不断饮毒,再用他的血来喂长苏,这样可以延缓冰续丹太早掏空长苏的身体。


他用自己的命来换长苏的。


北境三月,长苏煎熬,而他更甚,最终一役后,长苏倒下,他也因给自己用毒太多,倒下了。醒来时,他慌忙跑到长苏榻前,众人看在眼里也觉得讶异,先是蔺公子倒下了,二是他竟在那么人面前显得很失态。


看到长苏,他如释重负。


-我不舍得你就这么死了,再陪我几年,可好。


-……好。


看到长苏笑,他知道,长苏终于将他放在首位了。





十年间


江湖上有一对璧人。


执扇的风流倜傥,披裘的白玉灵秀。两位公子游遍美景好山河,相助许多人。


梅长苏最终死在蔺晨怀中,长眠的人仍是一头乌发,而活着的人已是满头银丝。





五年后


琅琊阁换了主人,新主人是蔺晨的爱徒——飞洋。

不敢写长篇,不敢写长篇,不敢定长篇………………

【蔺苏】归属——黑鸽属性

#毫无长进的差文笔,开始向污发展,完全OOC,非清水向,请注意!!!





蔺晨最大的兴趣就是捉弄梅长苏,尽其所能帮他找人,查事,成就江左盟,又在巩固江左盟的同时,开始使绊子,耍阴谋,满足某些小人的梦想,还会毫不避讳的事后告知,这让江左盟的人很是头疼,梅长苏更是恨他恨得咬牙。但不可否认,在这许多“绊子”“阴谋”下,梅长苏思维变得越来越缜密,布局也越来越周全。


“你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我乐意。”


“我没时间跟你耗。”


“你有没有时间,我说了才算。”


聊这件事上,梅长苏从没有赢过蔺晨。无奈的还有另一种骚扰,梅长苏本想静静思考,蔺晨偏要闯进屋内,强行将他拢入怀中亲热,稍有不从,他不是直接虏人,就是伤一片人,或者毒倒一群人,最后都是梅长苏妥协,只有蔺晨尽兴了,才肯罢休。



“你为何要这样折磨我?”


“因为你是我的。”


“那当初你为何要帮我?”


“因为你是我的。”


盛怒下,

“我不是你的!宁是一死,我也不会属于你这种人!”


“死?你的命是我给的,阎王索要,也得看我同意否。”


“我……我命来自爹娘,与你何……”


“爹娘给你的命你耗尽了,重生之后,你的生死祸福便由我主宰。”


“……”


“若你胆敢背着我寻死,我不只要整个江左盟做陪葬,我还会让大梁亡国,让林家,,,萧家,永,远,消失在历史中。”


梅长苏很明白,如果这出于蔺晨的真心,他完全做得到。



梅宗主变强了,蔺少阁主也加大了筹码。


几日来,江左地界游传起梅宗主吃榛子会毙命的消息,消息从何而来,不知道,是否真实也不清楚,但依然有人生出狼子野心,想要试他一试。梅长苏身边的人也开始谨慎起来,特别注意梅长苏的饮食,但仍有疏漏……


“苏哥哥!苏哥哥!”


刚刚从左室出来的几个人又返回屋内,只见梅长苏倒在地上昏顿,蹙眉,呼吸困难。


黎纲忙去叫荀珍,甄平与其他人将梅长苏搬至塌上,并在屋内查找原因。


“没有受伤,应该是中毒。”


甄平转向桌上没有用完的食物。


“饭菜都试过,应该没毒呀,难受……”


走过去,一碗一盘的闻,却没有发觉出什么。


“宗主是不是食用了点心呀?”


“点心还没上呢。”


“那到底。”


荀珍到了,他查看了一下梅长苏的症状,

“是榛子。你们宗主用过点心吗?”


“还没有。”


荀珍也将注意力转至桌上的食物,待他细闻浅尝后,将注意力转至一碗浓汤上,

“这汤用榛子熬的。”


“什么?”

甄平拿过汤闻,

“我怎么……”


荀珍走到梅长苏身边,

“熬汤的人用了大量香叶盖住了榛子的味道,而且还加了别的东西……”

开始施针,拼吩咐小童去调制药汤。


一个晚上,梅长苏呓语不断,吐了好几回,只有飞流和荀珍留守,其他人开始紧张追查昨日灶下的人。第二日,荀珍眼睛熬红了,飞流咬破了一个枕头,黎纲查到了人,人却已经死了,弄汤的材料是什么还弄不清楚,梅长苏醒了,却四肢无力,且进不了任何食物,晕得厉害。


两天了,梅长苏依然不见好转,荀珍知道了汤中另一种材料,调制的豚毒……并调整了汤药。


突然,十几个人从天而降进了内院,还没冲进正堂便被飞流阻断,还在担心他苏哥哥身子的飞流正愁没处出气,正好找到了“出口”,与十几位武者纠缠起来,竟没发现一名隐士消消进了内室……


“飞……”


飞流察觉,几记狠招将十几人打倒在地,冲进闲间,苏哥哥已然不见,只有荀珍倒在地上。

“苏哥哥——”


冲出屋子,跳上屋脊,

“苏哥哥——”

以他如此快的速度,竟把苏哥哥弄丢了,寒气腾起,飞流看向倒地正打算撤走的人……



“你们什么人?”


“你不需要知道,击垮江左盟先处置了你。屡次不得手我们正恼,竟有高人亲自上门指点,若非他,我们即便练得一名隐士,也不知从何下手。为了抢你,我死了十几个得力的部下,算是下了血本了。”


面具挡住了说话人的脸,而梅长苏模糊的神智也想不出应对的计策,他动了一下,镣铐的碰响就已经吓出他一身冷汗,他太虚弱了。


面具人凑近,勾起梅长苏的下巴,左右端详,又抓了一把他的肩,

“至今不太明白,你有何能耐,竟能弄出那么大个帮派断我们的活路,现在终于把你弄到手了,接下来,有高人的帮助,我们会一点一点把整个江左盟吃掉,而你……死之前,你还有一个作用,江左梅郎果然是美人啊,洞内让兄弟们享用,欢爱死比拷打死好多了,这算是我们给你的最大恩赐。”


“你这……”


面具人的奸笑声淹没了梅长苏好容易说出的一句话,

“什么?”

侧耳。


梅长苏轻喘,唇上血色越来越浅。


“不管怎样,你死后,我还会拖出去展示,让江…………”



“教主,教主,”

叫喊的人声音凄惨,趔趄着跑来了一个肤色暗黑的人,

“有人用毒………………”

话还没说完,只见那人肤色已变紫黑色倒地,呜呼哀哉。


先后进来的几个人,都没能把话说完,跑得最近的一个竟是被一把扇子劈开,身首异处。


面具人一情,他身边的护卫也吓得颤了胆。


执扇的黑袍人更让他们震惊,只见那人轻步一跃来到梅长苏身边,往他嘴里喂了一丸。


“高……高人……”


那人又是扇子一挥,面具被一分为二,掉在地上,退了面具的男子也应声倒地,几个护卫要逃,却都没逃出岩洞,银针入背,十步毙命。



找回气力的梅长苏瞪视——勉强算是瞪视——看着蔺晨为他解开镣锁,

“高人就是你,是你帮他们毒我……”


“是的。”

蔺晨勾起一边嘴角看向梅长苏,

“告诉他们你在哪,如何进入,找什么时机,找哪些人动手,甚至汤的配料都是我调的,荀珍能发现豚毒已经很不容易了。”


“你……”为什么这么做!

本想问的,但他已然知道蔺晨会给他怎样的答案,

“这回你赢了,为何来救我?”


“我说了,你属于我,你的命,只有我能收。”


一个黑影晃过,蔺晨用扇挡开一击,并立刻反击,隐士也没能逃出生天。


“你最后的隐患,解决了,明天,曝尸的将是整个幽灵族的人。”


“整个……”


“包括女人和孩子。”


梅长苏瞬间面露狠色,下一瞬,渐渐恢复平淡。


就在一地尸体的地方,蔺晨却还想着……攫欢……而未得解放双手的梅郎只有接受的份……………………






蔺晨并非帮了他人,他一直是在帮自己,也许任性,但他用他的方式,让自己越来越强大。


也是直至今日,梅长苏知道,自己已然离不开这个蔺晨,他是狠,可是,将来自己要做的事,何尝不是狠事?






蔺晨依然肆意妄为,梅长苏却已“逆来顺受”。


牢骚

占tag


梅长苏篇终于还是发出来了,还真是不怕人嫌弃,写好了多久才敢发出来,蔺晨篇也写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敢发出来。


蔺苏 楼台 东歌CP冷下去了,实在不甘心,就以最差文笔强行撩妹,我也是醉了。(真不是开玩笑,发梅长苏篇是我醉酒状态壮胆发的)

【蔺苏】二十四年·情——梅长苏篇

史上最差文笔,OOC,HE……大概吧,试水


❤相识❤


梅长苏已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认识蔺晨的了。甚至是与老阁主就拔毒方法上僵持时,他也对蔺晨的印象颇为模糊,只记得是他,第一个给自己递了支笔,也依稀记得,是他,在自己乱图乱画般的纸上读出自己所要表达的意思。


拔毒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被蔺晨的声音环绕。


-你现在想再多也没用,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等你能动能说话了,情势也变了。


-我会帮你的。


-听说有花在身边,人会变得漂亮,我喜欢梅,折几支梅花望你能长成我中意的样子。


-望你能长寿,不能用殊字,就用苏字替代如何?以后叫你长苏好了。


每每在自己钻牛角尖,想得急火攻心时,蔺晨的声音总能纾解他的情绪。


这厮真是不拘礼数的极品,常常一进屋就赶走侍童不说,还在半年后便将他挪了位置,每日与他同塌而眠,但有他在身旁,又的确能让自己睡得更安稳。




❤字❤


梅长苏尝试了无数次,希望能写出像样的字,可腕力虚浮,没办法练出像样的字来。


是蔺晨握着自己的手,一笔一画教他写字。小小字样在徐徐走笔中形成。他学会了另一种字体。




❤吻❤


梅长苏一直视蔺晨为挚友,他知道蔺晨在旁,他能安心。即便同塌,他也认为蔺晨是为了在他睡不安稳时,替他推一推气血,让他能睡得安稳些。


第一吻,是在他第三次不能平躺睡下,只能靠在蔺晨怀里,气息不平时,唇擦过唇后的情乱…一吻之后,他非但没有气息更乱,反而过没多会,便沉沉进入梦乡。之后的多次亲吻,他大都视为平常,旨在享用蔺晨口中独特的酒香或茶香,只在被旁人发现时,有些慌张。


但不知为何,移居江左后,不能时常见到蔺晨,竟对那唇舌纠缠有些想念。




❤床上❤


梅长苏从未经历情事,也未曾有过机会,因此,在蔺晨有意无意求欢时,他总是婉拒,蔺晨也从未强求,直到那次……


过年时在江左,蔺晨让他喝了暖情的药酒,情不自持,被蔺晨给办了……期间,蔺晨万般柔情,每进一步都探寻他的感受,再三确认,厮磨间,他尝尽云雨之欢,余韵绵长。之后的每一次,他再难以拒绝,他知道,这是他放纵自己的唯一渠道,也只有在蔺晨面前,他能退下所有伪装。


说不出口的话,也只在那些时候,脱口而出。




❤手段❤


林殊时,他未曾怕过血,可身为梅长苏却未曾见过血光,只因蔺晨特别吩咐过,即便蔺晨亲办,如果是在他面前,蔺晨也能做到不见血腥。蔺晨熟知人体骨骼,206块骨头构造了如指掌,错个关节,蔺晨就能让敌人痛不欲生,多少阴谋多少秘密都和盘托出。


就在他面前,蔺晨就曾让一个细作脱了下巴,断了指骨和趾骨,最终审出所需消息,还让巧妙的让此人之后成为他的心腹。


他只有一点怨念,便是蔺晨的这一点狠传给了之后他俩最疼爱的孩子——飞流




❤飞洋❤


梅长苏最怕的是,他去后,无人能照顾心智不全的飞流,他虽知道,蔺晨同他一般痛爱飞流却总有隐患让他说不清道不明,直到飞洋的出现。


北境再战,飞流无意间弄坏了做炊事的小童“小竹子”的竹哨,与他起了冲突,没想这小子武功不如飞流,暗器却用得极好,竟在比试之后,一记暗器便让飞流倒地动弹不得,让“小竹子”踢打得鼻青脸肿,事后他受十杖也不哭不闹。


飞流还真来了劲,继续招惹这位新朋友,也总拿好吃的与他分享,“小竹子”是在苏哥哥之后,唯一一个让他有分享念头的人。


蔺晨发现“小竹子”不仅做菜是好手,在医学上也有天分。蔺晨将“小竹子”留在身边,取名飞洋,开始与梅长苏一起,培养起另一个孩子。




❤留恋❤


家人死了,最敬重的兄长死了,那时他最想做的事就是扶起萧景琰,然后洗冤成功。


后来,沉冤得雪,最好的朋友当上君王,治国无虞,他此生当别无可恋了,可是,偏偏在十四年与蔺晨与飞流的相处,他对生命有了太多留恋,他对许多故人都有意保持距离,但飞流,他总有许多不放心;而蔺晨,他无力疏远,他一次又一次的“任性”,蔺晨一次又一次的成全,他一次又一次的失落,蔺晨一次又一次的温暖,他越来越对这残缺的生活产生出许多不舍。即使在他决定服用冰续丹后,他也还存有一点点奢望,能在圆他再作一回“林殊”的梦想后,与蔺晨相片更长时日。


再多的的话语都不够,他对蔺晨,不同于其他人,没有交待,只求,也许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与蔺晨相伴。




❤延寿❤


冰续丹,蔺晨总让梅长苏随一碗带腥味的苦茶服下,他问过,蔺晨让他再问,乖乖服下就是。他照办了。


北境三月战事得胜,他再次从昏睡中醒来,看到的不是魑魅魍魉,而是几张熟悉的面孔,印象最深的是蔺晨苍白的脸,虚软的笑容。


-我不舍得你就这么死了,再陪我几年,可好。


-……好。


他笑了。




十年间

江湖上有一对璧人。


执扇的风流倜傥,披裘的白玉灵秀。两位公子游遍美景好山河,相助许多人。


梅长苏最终死在蔺晨怀中,长眠的人仍是一头乌发,而活着的人已是满头银丝。




五年后


琅琊阁换了主人,新主人是蔺晨的爱徒——飞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