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喵咪

BL为主,BG为辅,哈欧美,哈韩的我竟也开始瞭国产,是国家强盛了的缘故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凤凰无双这两天再次写起

休息了很长时间😊因为有自己的事要忙

凤凰不死,天泪永存 29

天气变了性,明明是快要到初夏的日子,却偏偏浓云蔽日,冷风大作。气温骤降三个级别,气象台四次插播,播报员都显得慌张。

凤青没顾上天气的变化,他顺着他俩常走的路线找了一遍又一遍,又去了别的她可能去的地方,快把整个城市转遍了,却仍不见无双的身影。

萧沁铭是第二天中午才知道无双失踪的,他立刻意识到,是自己的话激了无双。可在他想发动大批人去找人时,却被强势的父亲以天气怪象不宜出门为由阻止了,并被禁足家中。呆坐在房间窗前,看向院子外来来回走动的保全人员。萧沁铭突地想起许家家宴上,许姻决定自己婚事的宣言,低头苦笑,他竟不如一名女子。再次仰起头深深吸了口气,掏出手机。

凤青手机嗡嗡嗡作响,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他心中掠过一丝不悦,接通电话,没有出声。

『喂。』
手机里响起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什么事。”

『无双不见了。』

“我知道,我正……”

『是我的错。』

凤青不吱声。

『之前我指责你给无双带来危险,认为你没有保护无双的能力。我是以为我更能保护她,看来我太高估自己了。其实危险一直都在,我也没有办法阻止无双走向你,不只我,怕是谁也没这个能力。』

凤青想到千年前,无双被指为妖妃后人的事,自己被指为怪物的事。

『你比谁都了解无双,拜托你,把他找回来。』

“我会的。”

挂了电话,凤青把车停在路边,闭上眼,在回忆中细细寻找线索。

【无双窝在凤青怀中,手中拈着一根四叶草🍀,甜甜的笑,
“你怎么找到的?”

凤青脸贴着无双的额头,轻声道,
“它无处不在,有心便能找到。”

无双美眸弯出漂亮的弧度,抬手将四叶草举至太阳的光晕中。

“幸运,不一定要碰运气,有时也可以变成命中注定,只要足够虔诚。”

“嗯,足够虔诚,那么,我许的愿既然实现了,也该虔诚的去还个愿。这样才能让缘份继续被祝福。”】

凤青睁开眼睛,发动了车。


冷空气来袭,气势汹汹,像是要把所有温暖夺走一般,冷湿气流卷着劲风到处肆虐,这阵仗好似要把夏天吓跑。

普陀山,无双上岛即忘了带手机,也没带厚点的衣服,但她一点也不想呆在房间里,套上两层长袖衫,便出门去了。

已接近傍晚,因天气关系,寺院已早早停了供斋食,她本是想来还愿的,但现在的她脑袋空空,心里空空,实在不适合去还什么愿。她漫步在海印池转了两圈,便出了寺院,之后又漫无目的地逛了几个林子和水景,可是,在这禅意满满的环境里,她却没有感受到任何精神慰藉,心是空的,却很沉重。无双叹了口气。

回到酒店区,找了个冷清的馆子吃了简单的晚餐,要了一打碑酒,开始大口喝起来,直到眼珠子不听使唤的跳,视线汇不到一块,才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去收银台结账,又晃晃悠悠的往外走,她感觉有一个人上前扶她,模糊的说了句什么,似乎是男声,她想挣开,可还没动作便听到一声惊叫松开手,她向前走了几步,绊了点什么就要倒地,那人又扶了她一下,接着又是一声惊叫松了手,无双重心还没收回来,踉跄了两步,皱眉向要扶又不尽心扶的人看了一眼,那人后退了两步。无双的眼睛实在难以对焦,只得作罢往店外走。

第二天早上,无双醒来,看着天花板定了半分钟,突的坐起来,喉干头疼,无双按着太阳穴努力回想昨晚的事情,可是她的记忆只到她就着白饭吃了一盘鱼香茄子,之后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罢了,无双放弃追忆,她发觉自己的思绪已经飘到另一个人身上。

凤凰不死,天泪永存 28

作者的话:凤青带车疾速穿行是想到了电影JUMPER里的一幕,不过剧里也有差不多的一幕,就是凤青救了无双又骑马疾速回战场的那一幕。




――正文――

刚刚走出研究所大门便看到台阶下停着一辆红车,无双驻步片刻,盯着车,一步一步小心地下台阶,紧张而期盼。无双台阶下了一半,车门便打开了。

Urus里走出来的,是萧沁铭。看到他时,无双突然泄了全身的力,一个不稳,她坐在台阶上。萧沁铭忙上前扶。无双就力站了起,虚虚地道了一声谢,抽回手臂,低头拍身上的尘土。

萧沁铭感觉到无双看到他时的失望,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一个月了,还在盼着那个人出现?”

“不是盼,”
无双没看他,
“是等。”

“他不会出现……”

“他会出现的,”
无双抬眼瞪向萧沁铭,
“他会回来的。”
说完,她转身欲离开。

萧沁铭满心无奈,
“无双,这个人不适合你。”

“沁铭哥,”
无双转身,
“我跟你说过,别管得太宽,我们是朋友,你的关心我感激,但请适可而止。”

“我知道我没资格插手管你的感情,我也没希望那个人离开能给我什么机会,但是他,他会给你带来不幸。”

“我的幸与不幸不该你来判断。”
无双隐忍着,拳头攥紧,指关节泛白。

两人都没发现,无双脚下的台阶,爆出一条细细小小的裂缝。

萧沁铭很无奈,走下台阶。

“是不是你。”
无双又开口。

萧沁铭停下脚步。

“是不是你对他说了什么,他才会莫名其妙的消失。”

萧沁铭转身抬头,
“……我是提了一句。但我没有能力让他离开,他离开,是他自己的决定。”

“你跟他说了什么?”

萧沁铭不言声了。

无双面色沉了下来。转身便走。

萧沁铭想叫住无双,突又觉得心里有愧……他开始怀疑,他一直在以为无双好替她出头是否是真的对了,那个萧风离开,是否真的能够让天姣罢手。无双的潜质由来还没弄清楚,他是不是太武断……

凤青又来到海河水域,在流水最湍急的地方立于水面上,闭目缓息,终于感应到创世号传递的微弱的信息素。他闪身至岸边,在河边一块大石头上留下标记,并给白俊发了定位。刚要收起手机,脆铃响起,凤青接起。

『我跟你说,你定位的地方没法做侦测。』

“为什么?”

『那个地方磁场强度变化很大,机器都测不准。所有机器都进不去。』

凤青思忖片刻,又开口,
“我写个数据给你,你按着数据调整探测路线和推进速度,看看能不能进入磁力中心。”

『……』

“听到了吗?”

『你数据哪来的?』

“……猜出来。”

『就没一句实话?这让我觉得你都不是地球人了。』

“别瞎想。”

『是不是瞎想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越来越急迫了,是不是想离开?』

“……”

『那个聂无双呢?你带走还是留下?』

“……”

『我呢?你不打算带我走?』

“嗤……你就不能正经超过三分钟吗?”

『好,那来正经的――如果你信我,希望你知会我,至少让我送你一程。我不希望我当兄弟一样的朋友,平空消失,我只有傻眼的份。』

“我还没有想那么远,只是……我不能眼睁睁看这机器让另一个人先找到。”

『好吧,你把数据写给我。还有什么事吗?』

“目前没了。”

『好,还有,Smith让我谢你,你上周给他提供的资料让他辩倒了他的劲敌,拿到了投资。』

挂了电话后,凤青长舒一口气,想起白俊方才的话。

“那个聂无双呢,是带走还是留下。”

他是想带无双离开的,但她大概不会跟自己走,这不是到另一个城市住那么简单,要走,可就是几乎不可能再回来了,无双对这个星球有许多牵挂,不太可能同意和他去另一个陌生的星球。

又呆立许久,凤青缓步向被两个人绕着观摩并打算自拍的Spyker走去。

夜幕降临,春意很浓,空气变得湿润了些,还飘着淡淡的花草香气,永安坊,无双家楼下,凤青的Spyker在隐隐泛着蓝光,与他的双眸颜色一致。

“萧,风!”

凤青转过身,刚看清来人,话还没出,脸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计重拳。凤青捂着脸,后退两步,虽然不疼,凤青的心不免被纠了一下,闷闷的哼了一声。

“臭小子,”
打人的正是聂汇森,他咬牙切齿还想上去给一拳,被身旁的许姻拦住了,
“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凤青惭愧,口中只能说出一句,
“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把我女儿还回来。”

凤青一惊,抬起头,
“还?什……我没……没带走无双。”

“没带走,”
聂汇森气不打一处来,又想上前揍萧风,许姻用力拽着他,
“无双为了你,离家出走一天了。”

凤青呆愣了片刻,之后一回神,忙掏出手机。

“不用了,无双手机落家里了。”

凤青手一震,
“那她……”

“她平日里是个多么周到,即便是……是……是我不太……关心她的那些年,要不回家或者晚回家的日子她都会给我留句话,可是这次……萧风,如果无双出什么事,我拼了这条命也不会放过你!”

凤凰不死,天泪永存 27

萧凤青开着自己的Spyker,驰骋各地,可没有给路人惊艳或心怀不轨的机会。他的速度连摄像头都捕捉不到,而他驻足的地方多是山顶、密林,或是无人的街道。虽曾经参加过制造商穆勒的派对,可除了穆勒本人,谁都不记得他,。穆勒曾好奇地问,“为何不让别人记得你?”凤青只淡淡来了一句,I prefer not to be remembered。

无双日复一日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上班工作,回家休息,王志杰给了她几盆快死的植物,用官方说法――优秀的学生研究一下如何让刚枯死的植物复活,吩咐无双试验设法让植物重生,可无双如何照顾都没成功,反而似乎让植物显得更加枯槁干瘪。

凤青站在水中央冥想,让暖中带凉的风吹去心头的烦闷。脚下不时漾出涟漪,似乎映衬出水上人不稳的气息。心尖上的人音容笑貌逡巡不去,远离并不能让他不担忧。不一会,睁开眼,凤青身影消失,又在岸边现形。走到车边上了车,发动了车疾驰而去。路边有机车驶过,听到响亮的轰鸣声,去没看到半辆车的影子,吓得停下车四处观望。

无双食量骤减,平时绝不浪费粮食的她半碗饭下肚就放下了筷子。看着她难受的聂汇森也没了胃口,用力将筷子拍在桌子上,“让我再看到那个萧风,我一定动手揍他!”

无双愣了两秒,反射弧有点长,糯糯地回了一句,
“别呀,他又没犯错。”

“向我保证绝不伤你心还没多久就丢下你不见人了,还不是犯错?!”

“他只是有事外出。”

“你还替他开脱?”

“不是开脱,而是信任,他并没有向我提分手,那我就相信他不会一去不返,只是暂时离开?”

“别说这些自己都不相信的话,你看你现在……”

“我相信,我相信他会回来,只是不太习惯他不在身边。”
无双被自己的话惊醒,是呀,从何时起,她已经非常习惯萧风的存在。即便是在初恋浓情蜜意里她也未曾有离了对方就浑身不自在的感觉,而即使是与萧风暧昧时,她也非常盼着与他亲近,似乎他在身边才能安心,
“不知道他何时回来,的确让我不安,不是怕他不回来,而是离了他太久,我会担心,不知他在面对什么,有没有危险。”

聂汇森看着无双心疼,
“何苦呢?”

“苦着也是甜的。我只是希望,他安然无恙的回来。”

凤青在暗处,看无双在研究所门前四处张望了一会,才迈开步子离开,心里酸酸的。也许,他真的不该招惹无双,正如萧沁铭所说,他根本没有把握能保护好无双,而她已然暴露了,他如果坚持和他在一起……昝歆和蒉丽的命运是否又要印证在无双身上?他不敢想,更不愿意这种事发生。凤青闭了闭眼,转身离开。

无双开始每天去有与萧风一起去过的地方,酒吧,咖啡厅,公园,餐厅,书店……重温那些熟悉、雀跃、兴奋,温暖的时光,回忆,让无双觉得自己鲜活了些,无双开始隐约希望自己一直做着回忆的梦,不再醒来。虽然与凤青待久了,她的情感变得柔软许多,但是,对于哭泣这种宣泄感情的方式,她不擅长,真的难过,便只灼烧心力。站在桥边,面对江面,闭着双眼,任大风吹乱长发。

凤凰不死,天泪永存 26

作者的话:终于过了最忙的时间。继续更。




――正文――

无双急匆匆套上针织外套,跟父亲打了声招呼,三步并两步地下了楼,可快到楼底时,无双步子慢了下来。萧风没到?平日总是早到的萧风今天晚了,而且没有给她信息,这是头一回。耸耸肩,大概是有什么急事没来得及通知她。过了好一会,那辆熟悉的车才出现在眼前。无双上车后关心地问道,
“今天晚了点,有什么事吗?”

凤青没回答。

无双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眨了眨眼,吐了气,没追问。表情平静地看向前方。但直到车停在了研究所门口,凤青也未曾跟她说一句话。

“到了。”
凤青板着声吐出两个字后再次沉默。

无双仍坐在副驾驶座上,转过头,
“我做错什么了?”

“没有。”

“你在生我的气?”

凤青终于转头,勉强笑,
“怎么可能。”

无双笑,
“那就好。”
转身下车,又转了过来向车里的萧风摆摆手。

车子没开走,凤青定睛凝视无双。

感受到那眼神里的深情,无双驻足原地迎向凤青的眼,笑得灿烂。

凤青有些不舍,勾起嘴角柔声说,
“进去吧,我看着你进去。”

无双提脚跟点了点地,
“还是让我看你离开吧。”

凤青无话,好不容易堆起的浅笑垮下去。他深深地凝视无双,仔细记下她柔媚的笑颜,清丽的五官。之后,发动引擎,一句话没留下,扬长而去。

看着新飞驰飞快驶离视线,无双心里有些空,说不出哪不对,但就是有些不安。她不自觉开始回想,最近一段时间里与萧风在一起的时光,但实在找不出有什么不对。不一会儿,无双甩甩头,将无故升起的不安抛开,转身进了研究所。

今天一天都没什么事,但无双却没有盼着下班。六点已过,无双仍安坐在椅子上,她一直在翻笔记,却没有看进任何一个字。小夏都觉得有些异样,“双姐,你不急着下班了?”

无双回头看了她一眼,勉强挤出个笑,
“今天有点事……”
理由实在不充分。

小夏挑着眉,
“哦,这事看来挺大。”大到不恋办公室的双姐都对办公室恋恋不舍了。

无双没法说,其实是想等,等一个人或一通电话,希望那个人因为自己没出来而着急。可是,办公室里走空了,也没等到什么。无双慢吞吞地收拾自己的东西,走出实验室,锁好门,又慢吞吞走向大门。夜晚湿润的风吹过来,无双无故觉得有点闷,放眼望了一圈,周围人车都少,无端觉得寂寞。她并不是一定要搭便车让人,只因那个人是萧风。可是,萧风今晚没来,忍不住,无双拿出手机拨通了萧风的电话,电话里响了半天才被接通。

『你好。』

生硬的打招呼声让无双心不由自主地疼了一下,
“今天你没来,是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的沉默长了一些,无双耐心地等着。

『我有事,临时要出个国,没办法去接你。』

无双苦笑,强忍下冲上心头的悲哀,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纳闷呢。”
她想相信这句话,
“那你…………还回来吗?”

对方仍沉默。

“我是说,你什么时候回?”

又是长长的等待回答的时间,
『现在还不确定。』

无双喉头一紧。

『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

无双垂下眼帘,盯着自己的脚尖,“我在等你。”

『快回去吧,聂……你爸爸该担心你了。』

这回换无双沉默了,好一会,无双心里好受了些,
“嗯,我等你回来,不过我耐心不大。”
无双主动挂了电话,打起精神,迈开步离开研究所。







黑暗的角落里,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一个俢长的身影,眼睛闪着幽蓝的瞳光。

凤凰不死,天泪永存 25――过渡

传说中说,人有四世,第一世播种,第二世浇灌,第三世收获,第四世享用。前三世的缘份成就第四世的得与失。美丽的依然美,丑恶的仍旧丑。如果,一直在修正一个错误,那么第四世将是看到最恰到好处结果的时候。

凤青从不后悔遇到无双,美好而柔软,没有找到保护她的最好办法,让凤青非常苦恼。远离她吗?无爱无相依是否是最好的选择?

无双的幸福,似乎都在遇到萧风之后,可不知为何,幸福到来时总有那么一些不踏实,但她又不想让这幸福感完全消失,不知如何是好。结局如何她无知无觉,但是错过却永远不是她的选择

凤凰不死,天泪永存 24

这个咖啡厅,不在闹市区,是在偏远的一处小巷里开的一处主题咖啡厅,没有太多人知道,但咖啡醇香非常好喝。

一杯espresso在桌上,萧沁铭摇了又摇,搅了又搅,把一杯好咖啡给弄成了一杯速溶咖啡。口里无味,心绪杂乱,他还是第一次等人等得这么不耐烦。

“欢迎光临。”

服务员热情的声音让萧沁铭一机灵,抬眼看向店门处。

他等的人来了。


凤青将车停在巷口不远处。步行走到与人约定的地点。会面的地点是对方定的,他其实对这里并不熟悉,东张西望仔细查看,才觅得目的地。

进店便看到了约见的人。他面无表情,慢步走过去,完全没有躲开对方满含敌意的对视。

坐下后,对服务员说,
“来杯machiatto。”

服务员应了一声。

凤青转向萧沁铭,
“说吧,找我什么事?”

萧沁铭没有立刻回答。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一叠报纸照片和画,放在桌子上,
“一开始,我总想从‘萧风’的方向想查清你,但后来,你的消息被保护得严丝合缝,每天线索查不多远就断了。”

凤青只微微挑动了一下嘴角,眼角瞥见桌上的画,心渐渐沉了下去。

“但你这平空出现的人,却对无双有那么大的保护欲,又让无双毫无条件的信任,我就想从另一个方向查,就在我动这个心思的时候,又让我发现,天姣对你的出现也乐见其成。我从研究所入手,终于有了突破口,这里,”
萧沁铭用手点了点桌上的资料,
“有不少是直接从高所长那偷出复制的。”

凤青冷笑,
“堂堂贵公子,也做如此不堪的事?”

“如果这样能保无双安全,我不在乎。”

凤青没作声。

“不查不知道,原来无双进研究所就是被设计的,我不得不说,查你已让我非常受挫,没想到,看了高所长的资料我更受挫,凭我的想像我绝对查不了那么远,”
萧沁铭先是从一叠资料里抽出一张旧的黑白照片复印件,在服务员员端上咖啡给凤青离开后,摆在他面前,照片里是一位风情万种的女子,旗袍修身,低低眉浅笑,样貌完全就是无双的样子,
“这名女子,叫蒉丽,原是活跃在明宴饭店的交际花,死于1931年,据说她有控制鸟兽的能力。是被暗杀,但她死的现场发生过一场神秘的爆炸。”
萧沁铭再抽出一张画像,画中女子虽温婉,却显得有些惴惴不安,画师是个高手,画中人就像是无双穿了桃红色的短衫长裙,绾了个松软的发髻坐在长椅上让画师画下的。
“这女孩叫昝歆,只是个平民,死于1626年,她能掌控潮起潮落。也是被暗杀的,同样,发生过爆炸式的摧毁。这两人不是一个年代的,却长了一张无双的脸,而她们不寻常的能力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碰到一名男子之后才有的。”

凤青的手紧攥成拳。

“这个男人,”
萧沁铭又抽出几张照片摆在凤青面前,
“这个男子,从来没人知道他到底长成什么样,”
一排照片,都有男人,却只有最边上那张,蒉丽的脸上是真正的笑,笑的灿烂,没有妩媚,而男子只有侧背影,男子后侧脸还因为过度爆光完全看不清男子的脸,
“只有一些新闻报道里模糊的描述。”
摆出两张发黄的剪报,
“和某些捉摸不透的民间传说。”
又摆出几张复印件。

凤青依然能扬起浅笑,
“跟我有什么关系?”

“高所长保存的资料里,只有一份资料有红笔标注,”
萧沁铭拿出一份有各种标注的资料复印件,那是凤青的故国――兰国的资料,
“聂,无,双!”

凤青的目光,无法从纸上的那三个字上移开。

“天降异象,妖后救世。”
萧沁铭一字一顿的说,
“先不论记录中,这位皇后如何弄权,她愿意舍命救世,就说明她心中有大义,但她是如何有这个能力救众生的。天现神鸟,烬染天空,燎灭罪恶……大约从那世起,无双便有了后天的能力,我不信轮回,但明显有股后天异能量让无双能够再生,后来的两世里,无双都有异样能力觉醒,觉醒的关键都是一个人,高所长的结论没落在特定的人身上。但我想,既然能不断唤醒她的能力,必是与她第一世得到能量有相关联系的人。资料里,兰国这位妖后,与皇室两兄弟纠葛最深,萧凤溟,萧凤青,你是哪个。”

凤青没有回答,面对与自己皇兄长得极相似的脸,凤青有异样的感觉。

萧沁铭没打算等他回答,
“无论你是哪个,无双能重生与你相关,但显然她没有前生的记忆,而你…………照你现在的表情,我想你一直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是因为一直有人对同样可以重生的你讲述过往,还是,”
萧沁铭盯着凤青不肯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微表情,
“一直都是,你。”

凤青表情没有变化,完全是因为前一秒他已知道瞒不住了,
“你想说我是活了上千年的怪物?”

萧沁铭牵动嘴角,
“你否认?”

凤青不答。

萧沁铭表情严肃起来,
“请你离开无双。”

对于突如其来的要求,凤青依然沉默,片刻,他站起来。

“高所长已然发觉无双这次的能力。”

欲离开的凤青顿了一下,回头剜萧沁铭。

“他们一直都靠体检偷查无双的血样,最近,他们似乎等不及体检,用献血的借口留了血样。”
萧沁铭,点了点桌子,示意希望凤青坐下,因为服务员正好奇地往店里唯一的两名客人方向望。

凤青再次坐了下来。

萧沁铭压低声音,
“高所长的录音笔里有说,无双有了让枯萎的植物死而复生的能力,但并非每次都能成功,血样也没有变化。”
停顿了一下,
“你已经让无双起了变化,但还,不是完成的状态。如果她再和你在一起……高所长,不,是指使他的人,一直等着无双完成变化,到那时,应该就是无双最危险的时候。”

“我会保护她。”

萧沁铭轻轻哼了一声,
“你是不是也曾对前生的她说过?”

“……”

“结果如何?”

凤青别过眼,眼眶似乎有些红。

“我不知道你能做什么,但无论你有多么神通广大,毕竟只有你一人,而敌人不知道有多少。高所长他们之前不择手段将无双推给我,之后又支持她和你在一起,就是迫不及待的希望促成无双的变异,变异完成,无双会怎样,不用我说,你应该可以想象。”

凤青的拳头攥得越来越紧,指节全白。

店里突然闯进四个年轻人,看来都喝了酒,吵吵嚷嚷,有一个还一直在喊难以入耳的口号。可是,正在服务员无奈地以为今天可能要倒大霉遇上“砸店的坏人”的时候,四个大小伙突然同时愣了神。没有人碰他们,没有人说话,四人却开始两两互相掌掴,吓得服务员惊叫着靠在墙上。萧沁铭也直了腰,片刻后,他看向萧风。只见萧风依然垂眼看桌子,完全不关心身后发生的事。萧沁铭站起倾身向前握凤青攥拳的手。

回过神,便立刻想要抽手。凤青吃惊地发现,竟抽不出来
“你!”
他分了心,身后四个小伙也停了手,倒在地上。

“怎么?”
萧沁铭笑了,
“很意外吗?我们家族隔两代便有神力。我的气力要比常人大得多。”

凤青心神一颤,难不成,眼前这个人真的跟他皇兄有关系?

服务员正在打电话叫救护车。

萧沁铭依然按着凤青的手,
“请你,离开无双,这样她才更安全。你得明白,即然我能注意到你,天姣查你身上,也是迟早的事。到时,你确认你可以保护她吗?”

凤凰不死 天泪永存————伪捉虫篇

加班到深夜,本周无力更新,下周继续。

本喵的这篇续,本质为了写个WONDER WOMAN型无双,又想续好青双CP的缘份。但有借鉴美国一个系列电影的思路。越写到后边,看过电影的人大概能感觉出来。希望我能写的靠点谱吧。


FINGER CROSS

凤凰不死,天泪永存 23

作者的话:因年末赶工,每天能写东西的时间变少,所以每章篇幅变小。




――正文――

这一晚,聂汇森和许姻并没有得到家长的首肯。许元正夫妇介意的不是聂汇森的年龄,而是他结过婚,还有孩子,而且孩子已成年了,再有就是他们和萧氏的关系。

萧胤萧沁铭的视线都好似固定在了凤青,心里想的却截然不同。

这次家宴最终不欢而散,许姻也没打算在家住,而是去了合约酒店,打算明早便开始工作。

将许姻送到酒店后,凤青驱车送聂汇森无双回家。聂汇森愣是不让无双坐副驾驶座,而自已坐了上去。

沉默半晌,聂汇森还是发话了,
“你叫什么来着?”

“我之前跟您自我介绍过,我叫萧风。”

“做什么的。”

“主职作家。”

“你还兼职做别的?做些什么。”

“这不好说,简而言之,我还是理论科学研究者。”

“喝,听来挺大气,”
聂汇森看向前方,
“就凭这些,你就能穿得光鲜开好车?”

“……不,能吗?”

“一个普通作家有能力供自己过这样的生活吗?”

这是凤青最理解困难的地方,现如今称人人平等,都有过自在生活的权力,他只活出了自己的方式,和他的职业有关系吗?

无双缩在后面,不敢随便帮腔,她不敢想爸爸若是知道这只是萧风最普通的一款车会不会疑心更重。

“我只是在自己能力范围里活得自在一点,没想别的。”

聂汇森无声一笑,看来这一点上今晚问不出什么,
“之前因为心里有别的事我没有及时问你,现在不得不问,虽然许家离机场的确不远,但当时路况不好,你却能那么快到达许家,我估摸着只有十几分钟,怎么做到的?”

凤青一惊,他以为聂汇森会因为焦急忽略这一点,但显然,他低估了聂汇森。

见凤青答不上来,无双忙倾身向前,
“哎呀,爸爸,您肯定弄错,因为急,你肯定估错时间了。”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从我打开定位到你们到场可是等了好长时间的,我都怕您赶不到救不了场。”

聂汇森皱眉,看女儿认真的表情,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那,到了许家,为何你只下车走到守门人的面前他就帮我们开门了?”

“因为我答应贿赂他。”
这个问题他料到聂汇森会问早就想好了答案。

“好就算守门的被你说动了,那一路上几个保镖呢,还有门前车童,还有三个端菜的,见到你后就开始站在原地发愣。”

“保镖是我请守门的帮我传达我会给好处的消息,我开的很慢就是让他能及时通知到。”

“你就肯定守门的有他们所有人的联系方式?”

“不用打电话,用对讲机便可。”

“……”

“至于车童,我都把车开到楼前了,他还会拦咱们吗?至于厨师和侍人,我不清楚他们为何停在那里。”

聂汇森一时无话,不知还能问什么。

“爸爸,”
无双接茬,
“你多疑了。”

“不疑行吗?之前你……你,你太容易相信别人,我不希望你再盲目投入,伤人伤己。”

无双的心刺痛,不知该说什么。

“聂先生……聂,叔叔,”
辈分这东西,凤青总还是有些不适应,
“也许无双的哥哥,您的儿子并不想伤害你们,那个接近无双的男孩固然可恶,但最终会选择离家是不想再利用无双,也不想让您承担世俗的眼光,两害相权取其轻,所以逃了。”

“……无双连这个都告诉你了?”

又是半晌无话。

“聂叔叔,请您相信,我不会伤害无双,伤她等于伤我自己。”

即便没有和萧风对视,聂汇森还是感受到了对方话语的真诚,但聂汇森不愿就此放过,他实在害怕无双再次所托非人,
“好听的话谁都会说,是否能落到实处谁都说不准。”

凤青笑,
“只要您给我机会我能证明给您看。”






无双一进实验室就看到李德顺对着一盆枯死的植物叹气。

“顺子,怎么了?又把植物养死了?”
来到他身旁,伸摸了模枯死的叶子。

“他这周已经养死三盆月季花了。高所长打算让他换到昆虫组去。”
低着翻看资料的王志杰有些好笑地看着李德顺。

无双瞪大眼睛转向王志杰,
“顺子不是怕虫子吗?”

“所以啊,他刚刚哭过,想拒绝,又不敢。”

无双想了想,转头拍了拍李德顺的肩,
“没关系,我去帮你说说情,让你继续研究植物。”

李德顺来了精神,
“真的?”

无双点点头,
“真的。我马上去。”
放下包换好袍子便走出了实验室。

王志杰看着李德顺对着无双背影拜拜有些好笑,余光瞥见台上枯死的植物有了绿意,
“顺……顺子。”
他指着植物。

李德顺顺他手指的方向,也看到了那盆方才已经死透了的植物枝叶渐渐由灰色变为绿色,花苞恢复金黄色,含苞待放,整盆植物生气勃勃……李德顺惊叫!

“你刚才做了什么?”

“我……我什么都没做!”

“……”
王志杰想到了什么。

“月季活了,我拿去给所长看,不用无双姐求情……”

“你先别忙着去,你不会被送去观察昆虫。”

“可是我……”

“别可是,你不听的话即便所长原谅你让你留下来,我照样可以坚持把你送走,我要是坚持,小夏不会帮你,无双也不会帮你你信不信!”

李德顺突然不敢作声。

“还有,植物现在活了,你能保证它活多长时间?再死的话,你就百口莫辩了。”看李德顺终被吓得安静下来,王志杰起身离开了实验室。



“喂?”

『所长,无双有变化了。』

“什么?”

『她正要去找您,我只能大概跟您说,她刚才碰了一盆枯死的植物,现在这盆植物恢复生气了。』

敲门声响起。

“我知道了。”
高所长挂了电话,
“请进。”

果然,进来的是无双。高所长扬起笑脸,
“是无双啊,找我有事。”

无双面无表情,鞠了一躬,上前两步,
“我是替李德顺向所长求个情,顺子他胆子小,尤其怕昆虫,我希望您再给他机会,让他留在我们实验室。”

高所长没有立刻回应,看着无双,左手的笔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桌面,然后直了直背,
“无双啊,我知道你关心同事,但在实验室工作,不能因为怕就不去做,即然在一个项目上没有贡就换个项目试试,说不定能开发出不同的能力。”

“顺子并非在植物科毫无贡献,他成功掌接过两盆仙人球和昙花。”

笑,
“那个你们早成功过不知道多少回了。”

“……昆虫组很缺人吗?缺的话我可以过去。”

“无双,这样吧,”
高所长起绕到桌前,
“如果你能劝得之前没有参加所里办的公益捐血活动的所有人去捐血,我就同意李德顺留在你们组。”

“所长,这……”

高所长扬眉。

“……好,说话算话?”

“当然。”

无双没再说,又是一鞠躬,转身离开。



“志杰,想办法帮无双带动大家去捐血,然后,将无双的血留出来。”

『好,我知道。』

凤凰不死,天泪永存 22

作者的话:凤青无双小两口暂别甜蜜之前的最后章节。


[正文]

从大阪回来,凤青无双更加甜蜜起来。亲亲抱抱举高高全套有还不忌甜言蜜语。聂汇森因为担心女儿再被骗,催无双将男友带回家。无双却只是敷衍。所长交待王志杰注意无双的变化,却不允他接触萧风。研究所里,以杨莉莉为首一众八卦人种纷纷议论,聂无双再勾搭上个有钱人,为何未被鼓动做研究所的投资人是无双矫情还是高层脸皮变薄了。许姻到无双家做客顺带带来请无双父女去她家做客的信,聂汇森没办法去,因为已订了行程出国一趟,许姻有些失落,她本想将自己要结婚的消息正式传达给家人,聂汇森犹豫,无双却坚定答应赴宴。萧沁铭去了两次研究所,都没与无双说上几句话,第一次想等无双下班送她回家,却得到她有专人接送的信息,第二次,被迫带上未婚妻,许倩一进无双的实验室便开始炮轰无双,各式冷嘲热讽来个便,萧沁铭无法阻止,可惜,夏小兰没兴趣,李德顺听不懂,王志杰不关心,无双完全不被影响,只回了一句“我有男朋友了”后便不想再听她说话。

“也是个有钱人吧,聂无双你挺有本事嘛专门猎艳富贵。你也就这出息,以为所有男人都能着迷。”

“我可没这么说,何况,你管得着吗?”

“聂无双!我要想弄死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许倩厉色。

“还真没那么简单。”
无双站了起来,
“你还真没本事弄死我。”

许倩还想说什么,萧沁铭拉着她的手臂,
“得了,我带你去见所长。别在这浪费时间。”

许倩面色缓和了些,还示威似的瞪了无双一眼。

无双没在意,继续眼下的工作。

下班了,无双换工袍子走出实验室正巧碰上许倩挽着萧沁铭胳膊走过。看到无双的许倩故意搂紧萧沁铭的胳膊,头靠在他肩上,无双让他俩走在前面。

走出研究所便看到台阶下的萧风,无双开心地奔向他。凤青将她揽进怀中,在额前印上一吻,打开车门,替她护头让她上车。

许倩鄙夷地看着男子上车转向萧沁铭,
“沁铭哥,看到了吧,聂无双这么快就有新欢了,这种人不值得你挂心。”

沉默了良么久才张嘴,
“无双只是无法拒绝这个人,并非说明他们适合在一起。”

“啊?”
许倩不解,后又笑了,
“管她适合不适合,反正他们是蛇鼠一窝……”

“不懂别乱说!”
萧沁铭厉声道,
“他们不能在一起。”

许倩有些懵,要平时,她定会以为这是男人在争风吃醋,但萧沁铭的表情并不是嫉妒时的表情。




凤青还是驾不住白俊的好奇心,让无双和他会了面。白俊一见无双便直呼大美人抱着就不撒手了,凤青用力钳着他的脖子将他拉开摁到椅子上。

白俊坐下了也没忘耍嘴皮子,一直摇头晃脑地感叹,
“世间美女香被萧风夺了一味,还是最可人的一味啧啧啧……”

凤青拿起菜单砸进他怀里,
“点菜。”

拣起菜单翻看,又向无双瞥了两眼,
“你俩看上去不像刚交往的,倒像是多年不见又重逢的。”

无双笑了。

凤青看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




聂汇森在两小时前已经去了机场,无双换上宽松的毛衣和外套、黑色紧身裤赴宴,车上给萧风发了几条信息。到了许家,许姻亲自出门迎接,拉着无双进主厅,今天是许家家宴,并没有许多客人除了许家的亲眷便是很重要的朋友,一开始,大家只当无双是与许姻很要好的朋友,直到许倩和萧氏父子到场。

许姻也有些意外,
“倩倩,你怎么……带外人来了。”

一进门便看到无双的许倩冷笑一声,“表姐这什么话,萧叔叔是重要的投资人,是爸爸和舅舅合作默契的伙伴,沁铭哥是我的未婚夫,怎么可能是外人,”
故意走到正对无双的位置,
“要说外人,表姐你才是带了外人来了吧。她来做什么?”

这时,无双的手机来了信息,拿出手机低头查看。这动作在外人看像是心虚。这可让得势不饶人的许倩得意起来,
“你谁啊,有资格和我们一起吃饭吗?”

『开定位,你爸爸取消行程想去找你。』

“啊?”
无双大喜之下没听进去许倩的话,有点懵。

“许倩!”

“沁铭!”
萧胤对萧沁铭喝道,
“别为一个不相关的人吼自己的未婚妻。”

“爸爸,这是许姻请来的客人,难不成您想要一个随意羞辱别人客人的女孩当您的儿媳妇?”

“我……”
许倩恼了想辩解。

“那要看是什么人,”
萧胤先发了声,用鄙夷地眼神觑无双,
“对于一个故意勾引男人,妄想攀龙附凤的低劣女人,倩倩的话就不叫侮辱。”

心不在焉的无双依然低着头。

许倩又得意起来。

“萧叔叔,请别这样说,我知道您在为我说你们是外人的话生气,但请别牵怒我的朋友。我向您道歉。”

“是啊,别生气,”
许元正起身打圆场,
“姻姻不是那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萧胤没打算放过。

“我本想向家人宣布一件事,无双被我请来是为了壮胆的,无双来这也并非为了别的,只是给我支持。说你们是外人是希望别有太多人牵扯进来。”

许母李惠梦缓缓起身,
“姻姻,你想宣布什么?”

『快到了。』

无双心喜,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她动作连身旁的许姻也惊到了。她微欠身,
“抱歉,你们继续。”

“聂无双,你还有脸站在这?”
许倩对她满不在乎的态度惹怒。

无双有些莫名其妙,
“我怎么了?我没说话也没做粗鲁的事,连东西都没吃,只喝了几口水,我怎么就没脸了?”

她的话让在场的一些人笑了起来。场面再不那么紧崩。

“聂无双,”
萧胤发话,
“你的身份不适合今晚的家宴。”

“不适合?可我是被许姐姐请来的。她要是赶我走我会立刻离开。”
转向许姻,
“你需要我离开吗?”

许姻摇头。

无双转向萧胤,耸耸肩。

萧胤忍着愠怒,转向许姻父亲,
“许总,你女儿不懂事,你打算由着她胡闹吗?”

“萧总,我之前答应过姻姻,她可以带一个好友来家里坐客,无论是谁都不能有意见,您看,我不能当众食言啊。”
许元正其实并没有对无双产生厌恶,
“大家先就坐,我们为大家准备了许多美食,先进餐。”

无双凑到许姻耳畔,
“许姐姐,还是先说吧。”

许姻赞同的点头,看大家都就坐了,她站了起来,
“其实我是想在今天告知爸爸妈妈,我要结婚了。”

这句话惊到在坐除无双之外的所有人。

许母握住许姻的手,
“姻姻,你在说什么呢?你都没把男朋友带回家,你,你难道想不经爸妈同意……”

“无双,许姻!”

聂汇森和凤青走进来。许元正站起来,
“你们是谁,外面的人怎么回事,不知道陌生人不可以进来吗?”
可“外面的人”完全没有反应。甚至连应该还要上菜的厨师和佣人也没再出现。

无双绕过桌子,奔过去抱了父亲一把,又走到凤青身边,踮脚在他耳边说了声谢谢,凤青在她鬓边啄了一下,萧沁铭冷眼盯着凤青,萧胤对这个年轻的不速之客比较感兴趣,上下打量了一番。。

许姻抽回手,走到聂汇森身边,
“爸爸妈妈,这便是我要结婚的对象,他是无双的父亲。”

萧胤冷笑。

许元正夫妇大惊,
“姻姻,你疯了!”

“爸,妈,”
许姻继续说,
“我已经33岁了,我知道你们担心我的婚事,但我不喜欢那些浮夸的贵公子,我要的是一个给我适当的关心,相处默契,细心大度,顾家的男人。”

聂汇森和许姻相视情深。

聂汇森转头,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聂汇森,自己有一家小公司,主要……”

“我知道你是谁,但就凭你,有资格娶我的女儿吗?”
许元正冷声说。

叹了口气,
“资格这个真不好说,事实上许姻之前说的优点我都不能说自己有,只是,为了她,我愿意把自己变得更好。”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

“我的回答就是,我想娶许姻,我爱她,请求你们的成全。”

“爸爸,”
许姻打断正要讲说的父亲,
“妈妈,其实我今天请来汇森和无双就是来宣布我们的婚讯的,我们打完成这次合同后就去登记,至于婚礼,会延后些,跟你们说,不是征得同意,而是想提前让你们有心理准备,有足够的时间考虑是接受还是反对。”

“当然反……”

“反对我们也会在一起,我21岁独立,27可以独当一面。你们也费心断我们的后路,汇森的公司有扎实的南亚十国基础,我与海关打交道几年了,压了我俩,我和他尚可到国外发展,但许家产业损失多少你们清楚。”

“许,姻!你这是在帮着外人撬自家墙角吗?”

“你们不动手,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凤青看着许姻,有些意外,也有些敬佩,想在千年前那位皇后仍是位含蓄歉懦的女子。

正当许元正夫妇气不打一处来时,萧胤缓缓起身,
“说到这,我有点好奇,许姻你请了聂家父女俩来做客,那么这第三位,年轻人,你又为何闯进来。”

凤青的视线转向萧胤,心中百感交集,沉默良久才开了口,
“我是送萧伯父来的。”

“看你仪表堂堂,不会只是个司机吧?”

“我不是司机。”

一个字都不多说,不怯懦不张扬。萧胤轻哼了声,
“即没被邀请,你是不是该在外面候着呢,怎么也凑这‘不懂事’的热闹呢?”

无双觉出不对,
“什么也?萧伯父说话不必这样暗戳戳地讽刺别人吧。”

“别叫我伯父,你没资格这样称呼我。”

“爸爸!”萧沁铭沉声喊道。

“那好,萧,老先生,我们受许姻姐姐邀请而来,哪里不懂事了?您要说我可以,别带上我爸。”

“无双!”
聂汇森阻止无双再次发话。

“勾引沁铭哥不行就去勾引别的男人,还想自命清高?”

“倩倩,还想在你的沁铭哥哥面前保留一些好形象就不要再随意说别人的闲话。”

许倩不自觉瞥了一眼萧沁铭。萧沁铭一直盯着萧风。

“爸爸妈妈,让你们操心我很抱歉,女儿一定会幸福,希望能得到你们的祝福。”